[珠三角]广州大学城拆迁之疑

广州大学城,是近两年全国涌现的众多“大学城”中的一个。在这块土地上,已原生着价值数亿的私宅。政府何以能用一纸新令将巨额私产一笔勾销?


  一切改变都是由广州市决定在小谷围岛兴建大学城开始。

  广州南郊新造镇小谷围岛原本只是一个距离广州市约20公里的荒芜、安静的小岛,约16平方公里,被称为“广州之肺”。

  从1994年开始,以广州美术学院教师为主的一批艺术家,开始在这里构筑住宅与画室,最终形成了在艺术文化界颇具影响的“小谷围艺术村”,居住着数十位艺术家,艺术村亦因此被看作是“岭南画派的重要创作基地”。这里的住户包括著名油画家尹国良、张彤云和著名国画家林丰俗等,都是广州美院的教授。

  然而,最近,推土机的铁铲难以阻挡地冲到了艺术家画室的门前。广州市相关部门已下了最后通牒:2004年4月29日之前,这些别墅,连同艺术家们的画室和艺术作品,必须全部拆迁。

  艺术村挡了大学城的道

  小谷围艺术村共由90多户人家组成,约有120亩地方圆,它和周围两个住宅小区一起被称做“小谷围别墅群”。

  艺术村里的这些别墅全都是艺术家们根据自己的艺术理念与工作习惯设计建造的,风格各异,无一雷同。比如,广州美术学院教授、雕塑家廖慧兰与油画家尚涛夫妇的院子,到处可见其雕塑作品,哪怕墙头墙尾,亦时而可见雕塑的痕迹。

  一位艺术家告诉记者:“艺术村的建筑及室内设计都是带有艺术家艺术追求印记的。很多居室已经和艺术家的作品融为一体了,不可分割。”

  但现在,记者在艺术村看到,规划中的外环路已然修到艺术村居民的门前。

  据知情艺术家介绍,自从有了兴建大学城的初步规划后,关于艺术村的去留,从省里到市里,就一直存在两种声音。2002年3月,在广州市规划局曾举行过一次听证会,会上多数人的意见,便是建议艺术村与大学城共存。

  按照大学城的建设规划,把艺术村拆掉,这里将修建一块绿地,其外环路也要从艺术村穿过。于是,艺术家们提出,能不能把受外环路影响的那部分住宅移到旁边去,艺术村其他住宅则予以保留,或者把外环路稍稍绕一下,从艺术村旁边经。艺术家们还亲手绘制了这条外环路的建议修改路线图,递交相关部门。

  一位艺术家说:“但一直到大学城开始兴建,也没见有人考虑过!”

  在艺术家们看来,艺术村的存在与大学城的兴建并不矛盾。广州市的城市建设一直缺乏文化亮点,而艺术村正可以弥补这一缺陷。也有艺术家把小谷围艺术村、岭南画派之间的关系跟法国巴比松、巴比松画派之间的关系做比。巴比松是法国巴黎郊区一个地方的地名,原是画家聚居之地。现在法国政府就仍旧完整地保留着这个地方,成了一个旅游观光的文化景点。

  2003年4月18日,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下发了收回谷围山庄所有国有土地使用权的通知,同年8月29日,又进一步下发了对包括小谷围艺术村在内的三个小区所有别墅住宅实体整体拆迁的通知。

  一艺术家说:“这意味着,尽管之前我们做出种种努力,我们历近十年艰辛建成的家园和艺术创作园地终将夷为平地。”于是,三个小区的一些业主决意赴京上访,最终成行的有33位代表。

  一位艺术家告诉记者,他们去北京上访,采取的是非常理性与规范的方式。在建设部,一位对广州大学城情况较为熟悉的官员接待了他们。这位官员建议艺术村业主一定要追究这个规划的事情,说:“你们一定要他们出示他们当初报给建设部的规划。”

  大学城征地是否合法

  艺术村部分业主还曾试图将自己的主张诉诸法律途径。他们的主要疑问是广州市相关部门对包括小谷围艺术村在内的小谷围别墅群作出的拆迁行为是否合法。

  2003年7月,小谷围别墅群C区临江苑业主梁絮锋、孙佩华、吴斌等三人不服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发出的收回小谷围别墅群B区和C区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决定,向该局申请行政复议。他们的理由是:广州大学城的建设是一个单一整体的建设项目,其建设用地远远超过了国务院的审批权限,但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在2003年4月18日的公告中并没有提及广州大学城的建设用地已经获国务院批准,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是采取化整为零的手法,把小谷围的土地分成若干块审批,从而规避国务院的审批权限。

  而广州大学城建设指挥部办公室秘书申海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国务院于2003年9月3日,曾批复了整个小谷围岛征用农用土地的手续。申海同时说:“国务院的这个批复是针对征用农用土地的,而不是针对同意建设广州大学城这个项目。”

  申海说,国务院的这个批复是针对征用农用土地的,而小谷围艺术村的土地属于城市国有土地,因此与小谷围艺术村的没有关系。“对城市国有土地使用情况做出调整,是无须报给中央政府的。”

  2004年1月2日,《人民日报·市场报》的一篇文章则直指广州大学城的“圈地问题”为“非法”。这篇文章写道:“2003年底,由国土资源部同发改委、检察部、建设部、审计署等部门联合组成了督察组——在一份《关于土地市场秩序治理整顿督察情况的报告》中,提到了广东省纠正了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岛征用土地‘化整为零’自行审批的做法,撤消了相关批文。

  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常嘉兴副局长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岛‘化整为零’征用土地是广东省政府非法批地,所有审批文件无效。

  广州大学城的征地手续是如何完成的呢?这篇文章引用广州当地媒体的报道:“整个大学城征地手续的办理采取的是分块办理的办法,把整个小谷围岛分成39个地块,分批办理。”

  其实,当初小谷围艺术村的成立与建设,也是纳入原番禺市(现广州番禺区)的城市规划的。艺术村业主说,小谷围艺术村及另外两个别墅小区的住宅的建设也都是由原番禺市建设委员会核发了《建设用地许可证》,原番禺市国土局核发了《建设用地批准书》,2002年还由广东省人民政府核发了《房地产权证》,因此“全部手续合法,所有业主具有国家认定的土地使用权与房屋所有权。”

  因此,某外籍艺术家对有关部门要拆迁其在艺术村的别墅住宅表示困惑,他说:“政府的规划与政策变动得太快了,原番禺市的规划,因大学城的规划,就要无效。而前年我们刚刚领到的政府核发的房产证,今年住宅却又要被拆掉了……”

  拆迁究竟为了什么?

  谢振润律师说:“拆迁艺术村的这些住宅,国家需要补偿几个亿,甚至有些业主估计要补偿10个亿。而拆迁人明确告诉我们,这块地要用于绿化带建设或附属性建设,而不是用于大学城的主体建设,因此花巨资去拆迁这些别墅,是严重的财政浪费,从法律上讲,除了合法性问题,而在其合理性问题上,也是存有质疑的。”

  既然,拆迁的代价如此之高,政府方面何以还要执意而为呢?一位艺术家说。从规划图上可以看出,这里的地理位置,几乎是小谷围岛上最好的。

  据《市场报》报道说,政府以兴建大学城为由划拨出来的这些土地中,已有相当部分变成了商业经营性服务用地。例如2003年10月30日,广州市国土房管局传出消息,广州大学城将于该年年底出让三幅地块的土地使用权,这三块地总面积7万平方米,均为商业性用地,将用来建设超市、酒店、影剧院、写字楼等。

  一知情艺术家告诉本刊记者,大学城要出让的这三块地就在小谷围艺术村的旁边,当时艺术村的一些业主也曾打探过消息,得知是以250万一亩的价格出让,没过多久,有媒体披露,小谷围岛的土地价值又升了,改为500万一亩了。但不知何故,目前这三块土地尚未转让。

  2004年1月6日,广州美术学院40多位教授、艺术家与大学城建设指挥部、广州市规划局、国土局等相关部门的20多位官员在广州美术学院进行了一次对话。一知情艺术家回忆,在这个会上,一位老教授质问有关部门:“拆迁艺术村,还有一个理由,你们不敢说,我来帮你们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项目,是经济效益!”
上一篇:
下一篇: